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 

搞“一言堂” 國有企業“土皇帝”終食“苦果”
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14日 18:02 打印

  “我沒有用好人民賦予我的權力,個人獨斷專行,凌駕于組織之上,違反了黨的紀律,真是悔不當初……”2018年7月,廣西-東盟經濟技術開發區(以下簡稱東盟經開區)民涵實業公司黨委委員、經理馬鴻偉“違反組織紀律,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,個人決定重大問題”案一紙定音,落下帷幕。

 

  黨的組織紀律明確規定:“凡屬重大決策、重要人事任免、重大項目安排和大額資金使用(以下簡稱‘三重一大’)事項,必須經集體討論作出決定”,目的在于防止單位一把手大搞“一言堂”,規范權力運行。馬鴻偉問題的暴露,揭開了國有企業“土皇帝”的神秘面紗。

 

   “三重一大”僅“知會”了一聲

 

  民涵實業公司是東盟經開區一家國有農業企業。2017年9月1日,馬鴻偉在擔任該實業公司經理期間,以“為充分利用國有閑置用地,配合開發區對某學院后門市場秩序的整頓工作,規范村前的臨時市場管理,結合農場鄉村建設需要”為由,在未經公司領導班子集體討論研究,也未嚴格按照開發區國有土地出租的有關文件規定報批的情況下,擅自與他人簽訂《場地管理協議書》,約定將其中0.7畝國有土地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出租給他人經營,租期為15年。

 

  在與審查組談話時,馬鴻偉振振有詞,“我在召開公司黨委會討論此事前,除紀委書記之外,已經知會了公司黨委書記及其他2名副經理,他們都沒有提出不同意見。”但經進一步了解核實,當時只是馬鴻偉個人想法,黨委書記梁武清雖看過草擬的協議,但未就該協議的租金、租期、違約責任等權利義務和重要內容與馬鴻偉作實質性的溝通和表態,其他2名副經理在黨委會討論時甚至都沒有見過協議文稿,也不了解協議的任何內容。

 

  欺上瞞下、任性用權成“家常便飯”

 

   搞“一言堂”,大小事情個人說了算;決策權、執行權、監督權集于一身,權力監督機制失效。作為“單位”的一把手,馬鴻偉先斬后奏、任性用權,將個人意圖凌駕于組織、集體之上。

 

   2017年10月27日,有群眾到信訪維穩部門反映上文所述地塊有權屬糾紛,不能隨意出租,馬鴻偉得知后,擔心事情鬧大出現不穩定因素,同時也擔心擅自與他人簽約“東窗事發”,于是擬寫《關于利用某村口原水泥預制場地配合市場整治的請示》提交至開發區管委會,提議該地塊的清潔鄉村工作由該實業公司指定專人管理,但該請示文里對出租的事情“避而不談”,最后,管委會批復同意該請示文里的指定專人管理事項。

 

  馬鴻偉在得到管委會的批復后,曲解管委會的意圖,答復公司領導班子及對外均宣稱管委會已批復同意將此地塊出租,希望大家今后不再糾結此事。

 

  “屢查屢犯”、“屢教不改”終自食苦果

 

  馬鴻偉曾于2016年4月15日因違反廉潔紀律、組織紀律被開發區黨工委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,可惜其被處分后,未能珍惜組織給予改正錯誤的機會,仍然不講政治規矩,違反組織紀律。

 

  “工作上他認定的事情,基本上聽不進別人意見。”這是馬鴻偉給多數下屬的印象。

 

  馬鴻偉在為數不多的辦公會上,雖然也走走程序,但一出現與自己不同的聲音就著急,一聽到不同意見就反駁。久而久之,集體決策變成了他一人拍案決定,自唱“獨角戲”。

 

   “理論學習不夠”“工作的方式方法有待進一步改進”,馬鴻偉在民主生活會上的自我批評多是無關痛癢,年年差不多。公司的其他黨員干部不愿、也不敢充分亮出自己的意見。

 

  馬鴻偉在檢討書中寫道:“接受組織審查調查以前,我一直以為我的所作所為不存在任何的私心雜念,都是為了推進清潔鄉村工作,并未存在任何錯誤之處;接受審查調查以后,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危害性是何等之大,影響是何等的惡劣,思前想后,我追悔莫及。”

 

  2018年7月,依據《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》第二十條規定,經開發區黨工委會議研究,決定給予馬鴻偉同志撤銷黨內職務、行政撤職處分。(駐廣西—東盟經開區紀檢監察組 王好新  羅利峰)

 

 

編輯:唐文君

好日子心水主论坛78068′